硬體新創坑系列 — 如何有效的以一擋百

Hardware Accelerator Open Innovation 241
6f5240f113db6a1f1d63fb072ea14556

在創業的過程中,本來創業者和其團隊就會被期待以一擋百,而團隊自身也會不管是自願或者被迫的成為具備以一擋百的能耐。

這是創業團隊本身最棒的收穫也是不得不的一種狀況。

你真的知道怎樣一個打十個嗎?

對於軟體創業者來說(包含雲服務/APP…等),也因其所想創業的題目屬性的關係,這一類的新創團隊不管是人數能夠從小團隊開始,甚至可能一開始只有一個人,和其MVP的呈現也成本較低。

相對於硬體創業者來說,整個的挑戰就截然不同。硬體創業者一開始就得有許多不同的Third-party的參與,並且也因為硬體其特性就是跨了數種領域而成,從設計、電子 、機構、包材,接著還沒談測試,生產,包裝,檢驗,物流,保固,維修,停產管理。

一路上都是坑。

那不要做硬體就好啦!

這就是還是該有人持續做硬體的原因!

駭客任務對於許多人來說絕對是個科幻片的經典(對筆者來說StarWars & StarTrek更是經典),裡面就陳述了,如果我們真的認為硬體這麼難,所有的新創就都來做軟體就好啦!那麼恐怕你就是在加速如駭客任務裡面的Matrix的誕生或者如同在Terminator中催生著Skynet的問世。

這世界終究還是由原子構成而非Byte

這句話回答了為何硬體有關的創新再難還是得做。台灣最成功的戰役除了半導體業的晶圓代工是個在世界舉足輕重的角色外,莫過於因為PC世代的興起而讓眾多台廠有了一個世代的榮景。

硬體的創新或者創業之所以Hard,就是因為從一開始就很難以一己之力完成。相比軟體創業在整合的難度和成本上就差了很多,你可以說如果你想做個新的穿戴式系統,那麼硬體團隊怎樣起跳大概都得來個五六個人以上還不含軟體。而如果一樣要做穿戴式系統,你是從軟體出發,你還真有可能從1到3人開始。

接著,好不容易把硬體新創團隊組建起來了,如同本文標題下的,要能夠以一擋百。

如果你是接受了優良台灣電子業栽培出來的人才,下一步很有可能就是快速又熟練的展開必要的組織圖,然後開始跟內部溝通或者跟你的投資人溝通著我們需要多少的人員,但因為我們能夠體諒一開始創業的資金是稀少資源所以我們都是有經驗的老手可以開始一個打十個,系統就先相忍為國用個五十萬的ERP就好。
是否覺得上述的情境是熟悉的,如果熟悉,表示你也有點年紀了。這正是過去台灣電子業興起的初始樣貌,人聰明又願意打拼,還可以相忍為國,用個簡單的ERP+經銷存就開始做生意了。

然後過了幾年,好像做的不錯了,組織變大,以前不需要的人員都因為按照我們的經驗法則都開始跑了出來,系統開始換成500萬的x新,一路隨著生意的擴大可能到最後就發現因為市場和客戶的要求得換成五千萬以上的SAP, Oracle。

恭喜你!如果你正在朝這樣子走,其實你是重複了台灣過去成功的樣貌,你讓你的成本結構依然是走向了台灣傳統的作法,只是時間長短而已然後你這次有了比較高大上的題目或者加上了軟體。

別以為這不會發生,這其實正在你我身邊的硬體新創上演中。甚至因為你的策略投資人就是某硬體大廠所以你學習的標竿就是他們的樣貌。不過差一點是你比較小而已。

這不是以一擋百,不是葉問的一個打十個。你是透過了壓榨自己的時間和能量來換取打十個的時空間。這在我訪談的個案中已經不斷出現,我這時驚覺原來大家都沒想過要做新一代的硬體創新創業,思維也必須做出調整,只是憑藉著我有很厲害的經驗所以能做。

題目很新,作法很舊

那麼你這麼的挑戰這些事情,又是否有新作法呢?

當然得有,否則我們就只是酸民而已。

答案其實依然是得先聚焦在你要解決的問題身上

硬體的團隊確實一開始就得要比較多人,要EE、要機構、要測試、要PE、要採購、要IQC、要生物管。

你如果是用經驗來cover以上,很棒!但不持久。筆者就發現在七八年前我們就開始因為筆者太懶,又必須達成CEO交付的使命,把複雜的基地台系統跟EMS廠溝通完成,所以一直想著該怎麼辦,但我們這種PM底的就是好像什麼都懂一點卻又什麼都不懂。為了有效解決一個打十個的問題並且我們相信這家公司必然成功,就得想到未來得面對到跟客戶系統對接的挑戰,另外還有跨國團隊整合和溝通上的問題,這絕對不是過去的成功模式現在還能使用的。

若你採用了過去的模式,將會落入一個陷阱就是,大廠的這些結構和資源都比你豐富,當然做的比你好。

在當時的做戶外特殊基地台的命題之下,筆者思考著要怎樣偷懶!啊!是要怎要做才會更有效率。反而是先花時間思考我要用怎樣的工作模式或者系統來解決

跨國協同作業
一個人真正有效擔起多樣工作而又不是壓榨或超時,PM和RD可以兼採購兼QC兼文管兼xxxxxxxxx
系統有足夠的scalability來為未來的成功準備
結果就是我們確實在八年前就開始採用了一個好的SaaS服務來協助我們設計複雜的產品。也達成我所說的,因為這樣我們有效的省了多個人力而不是建構在壓榨人力的基礎上。

有趣的就是,時間來到2016,許多硬體創業者卻沒意識到工具和工作方法的重要性

這些,並非是你很有經驗,你很懂得EVT,DVT,PVT就可以。因為你創業的重點必然不是因為你熟悉這些知識和流程,而是有你該花時間去解決的問題,這些流程確實有台灣的EMS懂或者深圳的工廠比你懂就好。

創業者的價值是在提供價值和解決問題

軟體亦然,硬體亦然。

不熟悉新的工作模式和工具其實也造成台灣許多企業在擴張到跨國企業的一個大坑。注意看你一週得花多少時間con-call就知道了。

跟客戶conceal大概沒人有意見,但內部卻又一堆concall這就表示工作的方法必然的出了問題。這問題我們以後再來探討了。

21世紀了,你要當真正一個打十個的葉問還是花十天半個月才能打十個的葉問呢?

朱拉面

擁有超過15年的軟硬體經驗, 於產品線規劃, 經營管理有完整的歷練. 並長於跨領域團隊建立, 產品策略, 產品生命週期管理. 並對智能硬件規劃及行銷有著豐富的經驗. 過往任職於過內外嵌入式硬體公司, 及負責矽谷新創公司台灣子公司設立及營運. 創辦了South Star Xelerator來與新創團隊共創. 並於2007年於成功大學取得EMBA學位.